您的位置:永利国际402娱乐官网 > 影视影评 > Game本身这一角斗士式的娱乐形式

Game本身这一角斗士式的娱乐形式

发布时间:2019-10-08 11:11编辑:影视影评浏览(169)

    文/银色子弹V5

      相比第一部,《饥饿游戏2》可谓出乎我意料地精彩!第一部只是普通的“大逃杀”,第二部则借由结尾的神反转,隐隐展现出一幅尼奥和锡安反抗军的前景。

      苏珊·柯林斯的创意在于,他没有简单描绘一种早已流于俗套的“V字仇杀队式”的近未来极权国家,而是敏锐抓住了当代极权主义的技术至上和娱乐至死特点,大胆将1984和Brave New World这两种类型的反乌托邦模式相嫁接、糅合,从而创造出施惠国(Panem)这一崭新的极权形象(Totalitarian Figure)。

      不用怎么费劲就可以看出,Panem的灵感显然来源于晚期罗马帝国和第三帝国。The Capitol那种恢宏规整、象征黑格尔绝对精神顶峰的“日耳曼尼亚”式的城市规划,大型典礼上采用的纳粹集会时常见的缀以意识形态纹章(党徽之类)的长条下拉竖幅,宴会上宁可呕吐也不知餍足的疯狂饕餮,当然,更别提Hunger Game本身这一角斗士式的娱乐形式。

      此外,统治阶级尽归首都即国会城(The Capitol),也是在明显致意古罗马,即虽普天之下莫非帝国王土,却只有罗马公民是统治阶级。古罗马的公民们前往大斗兽场观看角斗士表演,施惠国首都公民则通过电视收看一个杀人Show及其衍生脱口秀节目。同样是用对多数人的生杀予夺来娱乐少数人,现代极权政体不过是用更精致的技术手段复现着古典专制政体下的一切残忍。

      进一步地,可以设想,如果没有电视娱乐这种属性,极权恐怖将只是单纯的压制性恐怖,其表现无非二十世纪习见的法西斯政体。然而在Panem,现在所有被称作“贡品”的年轻男女们不但要在全景镜头前相互厮杀,并且还要在这之前之后上电视录制脱口秀,装模作样用各种煽情表演讨好观众以求罩,这种令人恶心反胃的反差更加烘托、反衬出环境的变态,加深了恐怖的印象。这是纳粹式极权在心灵控制上所达不到的高度。

      如果说我对故事情节有什么不满意,那就是革命来得太突兀。它遵循的还是我称之为“光明王式”(见罗杰·泽拉兹尼的中篇奇幻)的模式,即高压统治下天怒人怨,终于有一天,统治阶级和中等阶级中有良心的人士也看不过眼了,开始联合民众造反,统治阶级的分裂使暴政从内部自我崩溃。这是英美自由主义偏爱的一种革命逻辑和革命叙事。

      很容易发现,他们熟悉这种“光明王模式”,从布鲁图斯刺杀凯撒,到施陶芬贝格刺杀希特勒,再到新大陆的废奴主义运动,“光明王模式”的革命叙事容易让自由主义找到High点,所以他们会在文学影视中不厌其烦地讴歌这一主题。然而若细究起来,这些不过是当年资产阶级领导人民冲击封建贵族僧侣的历史在观念上的反映罢了,所谓“光明王式”的革命,其实就是资产阶级自己的革命家史。

      真正让他们无法接受的革命模式,是压力达到临界点时,底层民众自发的纯粹应激性uprising, 就像《黑暗骑士崛起》中表现的那种。彼时的混乱无序状态至少和独裁的死寂一样让他们战栗,如果不是更糟的话。同时这也给了独裁者以口实,允许他们借口恢复法律和秩序,压制一切轻微的反抗。

      相反,“光明王式”革命的魅力就在于,它能够克服处于长期压抑状态下的社会力比多突然释放时带来的混乱和破坏,提供“组织性”这一革命起来后最可贵的资源。它能保证逆熵供给,有领导、有方向、有纲领,在混乱中求秩序、在破坏中求建设,以有组织的革命对付有组织的反革命。而它之所以能够具备这许多优点,全在于有一支先锋队,而这就是统治阶级和中等阶级中异化出来的反叛分子——光明王们。

      电影的问题就在于,它没有深入追溯和刻画这些潜在的“光明王们”心理变化的根据和历程,只是突然地,统治阶级就分裂了,转折和胜利的希望来得这般容易,仿佛恶本身就包含毁灭自己的种子,这就很难不给人以神棍的印象。尽管也有一些轻微的线索,例如Snow总统的孙女对女主的同情和崇拜,Effie对自己团队成员流露的不忍,等等,但究竟太蜻蜓点水。

      再进一步说,这也是整个“光明王式”革命叙事本身就存在的问题。不诉诸利益而诉诸良心,这且罢了;良心的发现也应留下清晰的变化痕迹,没理由一夜之间突然良心发现了。对这个问题,一种辩护理由可以是,这些人本来就良心未泯,只是在极权恐怖下,不得不按分配给自己的角色行事,现在女主和嘲笑鸟的形象重新唤起了他们深埋心底的人性;另一种可能性则与电影叙事本身的技巧有关,即为结尾反转的悬念计,不容在本部中交代太多普鲁塔什们的心理变化,这些也许会在下一部中有所交代。

      最后,请允许我表达对第三部还未开拍就不幸仙逝的菲利普·塞默·霍夫曼的哀悼和怀念!非常喜欢他在第二部中扮演的Head Game Maker.在一个电影“三部曲”中,同一角色换演员是很坑爹的事情。不知道霍夫曼留下的位置在第三部中会由谁来填补?无论如何,这位伟大的演员为我们留下了难忘的作品,祝他在天堂安好!

    22/02/2014

    本文由永利国际402娱乐官网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Game本身这一角斗士式的娱乐形式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们是艺伎